网赌平台

當前位置:  网赌平台 > 正文

校園廣播

【見信如晤】一位大三的學長寫給自己的一封信

來源: 新聞中心   作者: 賈俊國、張玉涵  攝影:   編輯:談太輝  發佈時間:2019年06月13日  點擊次數:


   你覺得王小花有一點可愛,說是一點,其實就是可愛極了。你覺得你們天生就該在一起。

一見如故。一樣的興趣,一樣的專業,一樣的鞋。連名字都有一個字是相同的。

   你們樂此不疲地約着吃難吃的早餐,一同上課,各自回宿舍,在微信裏互道晚安。在送別畢業師兄的那晚,你鼓起勇氣約王小花去校道散步。兩人醉醺醺地聊了幾個小時,你們聊了童年都看過的動畫,聊了不喜歡的科目,聊了將來想在家裏養的貓。

   月光下,王小花對你說:“不知道回去會不會打擾室友,要在外面住嗎?”你咧開嘴齜着牙笑着說:“哈哈不啦,還沒洗澡,十二點要沒熱水啦。”其實你不是傻子。你心裏想:“反正還有三年”

   人生最後的一次軍訓。沒有想象中的大太陽,沒有想象中要扛着的槍。你在宿舍穿着軍裝,在鏡子前擺弄了好久,怎樣都不好看。你突然頓悟。你把褲腳捲起來,覺得好像稍微潮了一點。然後開始軍訓拉歌了,沒有人看你穿得怎樣。班長扯着喉嚨喊:“二班的,來一個啊啊啊啊啊AAA!!!!”。炸裂。非常朋克。

   二班的雙馬尾女站起來喊了一聲:“一班的來一個啊啊啊啊啊啊AAAA!!!”也是炸裂。

班長:“日落西山紅霞飛,預備~誒唱!”然後全班扯着喉嚨唱了一首打靶歸來。你很躁動,很興奮,慶幸大學的這一幫新同學和你沒什麼區別。

   不知不覺,大學已經讀了三個年頭。天氣又變冷了,又到了戴個手錶又要哆嗦半天的季節了。一個少年徜徉在一條馬路上,瘦瘦的少年帶着滿臉的疲倦,踩着落葉和自己的腳印,不知道該望向哪裏。

   少年就是你,快不是少年了。

   你一人在校道上走着,看着大四的人們在收東西,寄快遞,在對着宿舍擺擺手,在和室友擁抱,在對着灰暗的天空喊:“混不好我就不回來了!”你過去學着他們的樣子對着灰暗的天空喊:“混得好我就不回來了!”然後嘿嘿一笑,笑你自以爲是的幽默。覺得大四有一點傷感,又慶幸自己還是大三。然後你插着手,徜徉在一條馬路上,瘦瘦的你帶着滿臉的疲倦,踩着落葉和自己的腳印,不知道該望向哪裏。上帝說:“天黑請閉眼。” 於是你就閉上了眼。

   你攢着錄取通知書,提着行李站在路邊,望着偌大的學校,期待着宿舍的樣貌。你希望宿舍網速要比較快,你希望班裏的人和你一樣喜歡玩桌遊,你希望室友是個外向的好人。

你認識了班裏說着其他方言的同學,“這就是大學呀”——你有點興高采烈。

   你見到了以前未曾見到的,你心裏已經有了一張超長的計劃表:旅遊,兼職,拿獎學金,宿醉,健身。你想去很多很多地方,見很多很多人。你對一切東西好奇。籃球賽,地鐵線,談戀愛,雷雨天。你在攤位前猶豫着選擇哪個社團。“其實我小時候也是喜歡畫畫的”你想。

打開橘黃色的檯燈,你有點急躁,後天的高數讓你感覺末日要來臨了。但是回顧這一學期的朋友和社團,你又覺得還行。

   吃完這個學期的最後一頓夜宵,你和班裏的同學,部門的小夥伴們在路燈下送別擁抱,你有點哽咽地說:“大家抱一下。”然後輪到你悄悄喜歡的那個人時,你卻並沒有抱得比別人久一點。

   你學着之前師兄師姐的樣子迎來了師弟師妹,你笑着對他們說:“你們還小,要享受大學生活哦。”你掰着手指想大學還有哪些事還沒做,哪些地方還沒去。想着想着你覺得算了,好像也不是很有必要。

   你要找工作了,你要實習了。你看着整天朝氣十足的師弟師妹,想起自己的當年。你看着雷雨交加的窗外,想着還在曬着的皮鞋。 你穿上了正裝,覺得學校小了起來。終於你也要畢業了。

   在宿舍的最後一晚,你提議大家來通宵玩狼人殺。大家都很興奮,像剛入學一樣。

然後上帝說: “天亮了” 你不想睜開眼,你從來沒有如此地害怕天亮。然後你睜開眼,看到了一圈紅着眼眶的摯友。

   大家在凌冽的風中抱着哭了,抿着嘴,像當初離開家一樣。




同類新聞:

下一條:【心靈驛站】畢業季

電子郵箱:hbeuxb@163.com 新聞熱線:0712-2345839

通訊地址:湖北省孝感市交通大道272號 傳真:07122345265 版权所有:澳门网赌网址—网赌平台